PSYCHO-PASS 台词摘录

TV第一季

TV01

好心提醒你一下

在那边学的东西最好全部忘掉

现实中那些玩意儿一点用都没有

是不是觉得很荒谬

不过话说回来

我们的工作本来就没什么道理可言

人们在想什么 在祈求什么

这个时代里机器能读透人心

即便如此却依然有大把的人去憎恨他人

甚至试图加害

这不是荒谬是什么

TV02

所以 我再问你一次

你 是为什么成为监视官的

对不起

向执行官道歉的监视官可真少见

你果然在生气吗?

那是你的判断

我没理由抱怨

我判断错误了吧?

只会拖大家的后腿

将大家害得陷入危险的境地吧

我已经做了很久的执行官

毫无迷茫 毫不犹豫

听从命令去猎杀目标 猎犬的习性

已经深入骨髓

我听从那把枪的话语

击杀了无数的潜在犯

一想到那些都是为了这个社会

就对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不假思索

不知不觉中连思考都忘记了

甚至都忘了回想一下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真可笑啊

警察并不是除掉某人的工作

而应该是保护他人的工作啊

你自己判断了何谓正确

相比任务优先考虑了正义

在这样的上司手下

我也许能不以猎犬 而是以警察的身份来工作

如果当时更冷静些有时间思考的话

狡噛执行官也不会向她开枪的吧

会怎么样呢

那个时候我毫不犹豫

想着一旦犹豫 就会死掉

我不想在这样的地方结束

绝对 不能死去

TV03

杀人之后反社会人格数值会有所好转什么的

金原以外的员工通过欺负伤害金原来消解压力

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别开玩笑了!

又是你拿手的警察的直觉吗?

那仅仅是你的妄想罢了

这只证明了你这样的潜在犯

不过是社会的垃圾罢了

基于现状证据的妄自猜测是无法行动的

我们的任务是根据西比拉系统判定的犯罪系数

维护社会秩序

维护一年内死了三个人的秩序吗

TV04

狗就是狗 主人就是主人

我觉得对于大小姐你来说

最好不要跨过那条分界线

理解狡啮 就是说

要像他那样看待事物 像他那样思考问题

等你真做到了这一步

那时 你的反社会人格数值也就跟狡啮的差不多了

窥视深渊时

深渊亦窥视着你

狡啮他啊 总是太过盯着黑暗了

而且 至今仍在注视着

对他来说 世上唯一的正义

应该也只存在于那片黑暗的最深处吧


可是这就是……现代假面舞会的乐趣吗

在相互不知道身份的情况下

一堆人挤在这么狭小的空间中

这些人不会感到不安吗

如果怕匿名制的负面影响的话

根本就不会去玩什么网络社交了

这可不是虚幻的

揍到的话就会流血

是一把匕首能夺人性命的真实空间

然而却连身边人的真实样貌都看不到

这不是在开玩笑吗

TV05

真的能同时操作数个不同的虚拟角色吗

网络社交宅的话也不稀奇

让人惊讶的 倒不如说是犯人的演技

夺取虚拟角色之后 那些虚拟角色何止是没有引起怀疑

反而比过去被真主人操作时 人气更高

成千上万的用户为什么没觉察到它是假的

因为这种东西不存在真假

这些家伙是网络中的明星 偶像

单凭个人的意志 偶像是不能成立的

叶山和菅原都不是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 获得现在这种偶像地位的

由于周围的粉丝疯狂追捧这些虚拟角色

才有了今天的talisman和spooky boogie

偶像的心里话和真实身份

并不能和他们所扮演的虚拟角色划等号

相比扮演者倒不如说其粉丝

更能扮演大家所期望的偶像

这并不是值得惊讶的事


我没事

你们才是永恒的存在

从肉体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经各种知觉的打磨

你们是最接近理想状态的灵魂

没有人可以贬低你们

我不会让人破坏你们的高贵

我…

我一定会守护的

过去我曾受你们的指引

从今往后我将和你们一起

指引世人……引导这个世界的未来

但是呢 你就不能做得更好一点吗

等等 慢点 这到底是…

我一直在寻找着

我有些事想了解

我问你 读过寺山修司的作品吗

寺…寺山

去读下吧 戏剧文学作品《再见了、电影》

那里面大家都是谁谁谁的代理人

而代理人又再使用虚拟角色 代理交流

熟知各种虚拟角色的个性

并能完全模仿

能扮演任何角色的你 的性格到底是什么样

我十分好奇

但是呐…

你一步步地走向了尽头

至少这最后一幕

不扮演他人而是做独一无二的你自己 如何

你个混蛋 开什么…

能模仿任何角色行为举止的你到头来什么也不是

你的内在毫无自己的个性可言 是个空壳

你的脸上没有作为自己的容貌

正因为是无面僧

所以能戴上任何人的假面

该道别了 御堂将刚

TV06

葦歌

你无法选择你想要的人生

这种痛苦我非常明白

如今这个时代 任何人都必须沿着系统决定的匹配度去走

只能满足于被强加的幸福

无法实现自己真正希望的梦想

真正渴望的姿态 真正真实的价值

你不想去证实一下吗

我可以告诉你

葦歌身体里蕴含着的 原本的美

让我们继续莎士比亚的话题吧

《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

我喜欢的是泰特斯的女儿拉维妮娅

因为父亲而被卷入麻烦之中

她受到敌人的凌辱 舌头被割去

双手也被砍断

“这是比我生命更重要的可爱小鹿”

多么可怜

拉维妮娅被自己的父亲所杀害了


从受尽屈辱的生命中解放出来

你认为拉维妮娅幸福吗?

“不能让女儿被凌辱后还羞耻地活着

让她这般身躯每天遭受新的屈辱”

我记得是这样 对吗?槙岛老师

再美丽的花朵 总有一天也会凋零

这是所有有生命的万物 的宿命

那还不如 将时间停留在绽放得最美的时刻

这种想法也是情有可原

但是如果 你真的像对亲生女儿一样爱着那个女孩的话

你会“因为那个女孩所留下的眼泪而变得盲目”吗?

啊啦 那可就麻烦了呢

因为我

以后也一定要完成更多更多的新画作啊

TV07

骗人的 这里所有的人都是这样

麻木 沉默 碌碌而为

行尸走肉般活着 然后

如雪溶化般消失不见

让无辜之人走向死亡的传染病

但这病源 却没有断绝的那一天

这种病 名为安乐


这是我父亲很喜欢的克尔凯郭尔的名言

,※索伦·克尔凯郭尔:丹麦哲学家、存在主义之父

[正因为人类胜过其他动物

换句话说 正因为人类有自我的精神意识

才会感受到绝望]

若是感受不到绝望的话 自然也就没有希望了

父亲的画之所以多数都是支离破碎的人体

是因为那是自身矛盾的象征

我曾经很尊敬我的父亲

他认识到了作为艺术家的义务

执着于启蒙的创作姿态

现在我也觉得他是位非常优秀的画师

所以呢 我更不能原谅他半途而废

昨天 他去世了

虽然他早就成了行尸走肉一样的人

可终于连心脏也停止跳动了

但是 没关系

我并没有感到什么悲伤

父亲的工作 就让作为女儿的我 和你们一起完成吧

王陵牢一

一段时期内风靡一时的插画家

您听说过吗?

真不巧 我在美术方面没什么造诣

是位以少女的肉体为中心 描绘出残忍且逼真的噩梦的天才

但本人是一本正经的道德家

嘛 作品的风格和作者的实际情况大相径庭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

但牢一他有坚定的信念

也就是 人通过认识心理的阴暗面 内心潜在的残暴

才能培养出约束它的良知和理性以及善意

他把自己的创作活动定义为这种理念的启发

仅就听你说的而言 他应该是个不得了的圣人君子吧

但是 反社会人格数值判定的普及将他自认为的使命所终结了

人们都不须要靠自我来进行约束

仅凭机器的测量便能保持健康的心理

牢一好像非常欢迎这个技术

无论方法如何 他理想中的 人的健康心灵是实现了

结果就是 他自身的使命完结了

人生也变得毫无价值可言


他女儿璃华子是这么说的

结果从床上爬都爬不起来 变得和行尸走肉相差无几

在仰慕父亲的女儿来看 很难原谅他吧

王陵牢一就像是被杀害了两次

第一次是才能被科学技术所杀

第二次是灵魂被这个社会所杀

也就是说 那个少女犯罪的动机是为父亲报仇吗?

到底是怎样呢?

可以的话 我希望她能够看到更深层的意义

TV08

为什么 你只选择同校的学生做素材呢

槙岛老师是如何看待 这所全宿制女子高中的教育方针的呢

虽然与时代背道而驰 但正因为这样 才有其稀缺价值 大体是这样…

在这个时代里 仍希望自己的女儿接受旧式传统教育的话

除此之外别无他选

贞洁贤淑 温婉高贵 失落的传统美德

这就是樱霜学院一直主张的教育理念

不强求男子 只针对女子的优先项目

烙上这些印迹之后

我们会被打上深闺高阁这一商标然后出售

然后 作为贤妻良母这种古典家具被有需求的达观贵人们购买

当然了 是以结婚的形式

这所学校里的每一名学生

都只是用来加工成 名为淑女这种工艺品的素材

都只是等待着被打磨 然后成型的原石

多么悲凉而又无趣的人生啊

人生之花明明还有数不尽的绽放方式

你的见解很独特 原来这是你最初的动机吗…


谨慎起见 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王陵璃华子 你为什么让我失望了

你有意识到了什么吗?

什 你在说什么?

我到底怎么了?

嗯 自己没有意识到的话也无从反省了

果然 已经不能指望你有进一步的成长了

真是遗憾

刚开始还以为你会是 更有前途更有希望的孩子

老师…槙岛老师

到底怎么回事

好像是哥特人皇后塔摩拉的台词来着?

,{\fs35}※接下来[]内的台词均是由日文推测原文(《泰特斯·安特洛尼克斯》——莎士比亚戏剧) 然后从网络上找到的对应中翻译本 多语言转换容易有出入较大的地方,还望见谅

[不满足她可爱儿子们的情欲的话]

[那便是夺走他们给与你的恩赐]

什…什么?

.....

[母亲、她的流泪便是您的光荣]

[但愿她的泪点滴在您的心上、就像雨点打在无情的顽石上一样]

[现在你的舌头要是还会讲话]

[你去告诉人家谁奸污你的身体、割去你的舌头吧]

[要是你的断臂还会握笔]

TV09

狡啮

领袖魅力是指什么?

是用作形容 有英雄特征的和支配者般的资质吧

差不多…20分

领袖魅力有三个要素

有英雄特质的 以及预言者般的资质 或者说

和他在一起就感到很舒服的简单空间控场能力

然后 对世间万物都能雄辩一番的智慧

狡啮你在寻找哪个类型的?

我认为他具备全部要素


最为狡猾 无论如何捕杀也不会灭绝的动物 你认为是什么?

是人类吧

太简单了

现在是…

仅仅普通狩猎的话 已经拿不到许可了

我还得感谢槙岛君啊

这不是……象牙做的吧

我还没给你看过

这个烟斗除了滤嘴以外 都是用王陵璃华子的骨头做的

这样触摸的话

就能取回一些年轻的心态

因恐惧而颤抖的猎物们的灵魂 能够给予我活力

克服了肉体的衰老

接着是内心吗?

正是如此

生命通过牺牲别人的生命

才能保持健康

但光是追求身体上的年轻 而轻视了内心的保养

不用说 只会徒增行尸走肉般的人

那不是愚蠢至极吗

因高度刺激所产生的活力

便是紧贴死亡 所伴随而来的危险报酬吧

正是

狩猎的猎物越是难以应付 就越能产出新鲜的年轻感

TV10

槙岛君 关于这次的游戏

你是不是还设计了一些连我也不知道的元素呢?

人在感到恐惧的时候 灵魂会受到考验

自己是为了追求什么而生 应该成就什么而生

这种本性就会一目了然

你是想耍我对吧

不仅仅是对那个叫做狡啮的人

对你我也很有兴趣 泉宫寺先生

面对着接下来无法预测 不按照剧本走的事态

你也会直面真正的自己吧

这种兴奋和刺激应该也是你所追求的

正是如此

你这种目中无人的地方

我也并不讨厌

TV11

过去 发展中国家的基础建设那一块的工程很多

现场越是危险 越能大赚一笔

纷争总是说不准的

由于对情势的预测能力及 危机管理能力有限

在现场还遭遇过游击队的袭击

那应该是七八十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 在我身旁的同事被打死了

前一刻还会哭会叫的朋友

瞬间就变成了肉块

朋友的血肉飞溅出来 淋了我一身

我整个人都湿乎乎的 尽是那种味道

希望你不要误会 这是我美好的回忆

之后我再也没有像多年前那样 深切而真实地感受到生命的存在

而现在 我再次尝到了这种感觉

我这机械化的心脏里 再次热血沸腾

要我在这时候逃跑?

未免对我太过残忍了吧

接下来可不是玩游戏这么简单的事情哦

没错

作为猎人 我这一生狩猎了太多的猎物

但是 此刻 我希望以决斗者的身份和他对峙

槙岛君 你该不会是为了看我狼狈逃串的样子

动了些奇怪的手脚吧

您说得很对 请允许我

见证您生命绽放的最后光辉


我呢 认为人只有因自己的意志而做出行动

才是有价值的

所以我才去询问形形色色的人们 他们本身的意志

从而观察他们的行为

不要太嚣张了

你就是个罪犯

说到底 你们究竟是拿什么来定义犯罪的?

你手里的那把枪

是由负责支配者的西比拉系统来决定的吗?

[犯罪系数 低于50]

[非执行对象]

[扣上扳机]

通过声相检测 读取出生命力场并进行解析

查明人心的种种状态

科学的智慧终于能剖析出灵魂的秘密

这个社会发生了急速转变

但是 这个判定中并没有人的意识去介入

你们究竟是在用什么基准

来区分善与恶的呢

你 究竟是…

我想要观察人类灵魂的光芒

想要确认那是真正高贵的存在

但是 不管自己的意愿如何

一味听从西比拉系统的神谕而生的人类

究竟 是否还有这种价值

机会难得 我也来问一下你吧

作为一个刑警的判断和行动

你 你打算做什么

现在我准备杀掉这个叫船原雪的女人

就在你的眼前

[犯罪系数48]

[非执行对象]

[扣上扳机]

若是想要阻止我的话

就扔掉那种没用的废铁

捡起我刚才扔给你的枪就行了

扣下扳机 子弹射出

怎 怎么可能做到

因为 你是

善良的市民是吧

因为西比拉是这么判定的

[犯罪系数32]

[非执行对象]

[扣上扳机]

为 为什么

为什么这样我也不知道

从小时候起我就觉得不可思议

我的反社会人格数值总是纯白的

一次也没有变浑浊过

这幅身躯的存在以及所有的生命反应

都对我这个人做出了认可吧

认为这是一个健全又善良的人的行为

住手

救救我 小朱

小雪

你们无法测量我的罪行

如果有人可以制裁我的话

那一定是

依靠自己的意志成为凶手的人

现在马上给我放开小雪

不然的话

不然我就会死

被你的杀意所干掉呢

这样也是一种高贵的结局

你瞧 这时候你的食指上能感受到生命的重量对吧

只要你还是西比拉的傀儡就绝不会感受到

那是决断和意志的重量

[犯罪系数 低于20]

[非执行对象]

[扣上扳机]

笛卡尔说过

[无法下判断的人不是欲望太奢靡 就是觉悟还不够]

怎么了

不好好瞄准的话子弹会射偏的哦

来吧 用想杀死我的心瞄准我

TV12

西比拉系统

这是将人类的精神特性数值化

协调每个人最适的生活方式

由厚生省管辖的总括性众生福利支援系统

最适合你的居住

最适合你的食物

最适合你的人际关系

最适合你的职业

您是怎样的人呢?

这个问题 您能回答上来吗

西比拉能为您回答

将您这名「人类」从各种角度数值化

终生为您协调最适合您的生活方式

「有能者做应做之事」

再也不必为自己的存在价值而烦恼

您有非您莫属的事情要做

TV13

宜野座君 当今社会实现了最多的人最大的幸福

这种繁荣昌盛

你觉得到底是什么在支撑它

我觉得 是厚生省的西比拉系统带来的

正是如此

人生规划 追求欲望

如今面对各种各样的选择

人们在自己冥思苦想之前 都会先去寻求西比拉的判断

通过这些

人类历史上至今从未实现过的丰饶和安定

才得以实现

正因为如此 所以西比拉必须是完美的

没错 西比拉的犯错是不能容许的

理想情况是这样

但是动脑想一想吧

如果系统是完美无缺的

那么它的应用 应该也不需要我们人来完成

把支配者安到无人机上 让无人机在市区里转就可以了

但是公安局里有刑事科存在

刑事科里有监视官和执行官在

你们的手 握着身为西比拉之眼的支配者

你想过这其中的意义吗

那是 当然…

再怎么以期万全的系统

也需要为其准备以防万一的安全策略

突发事件时的灵活对应

功能缺失时的应急措施

要包含这些准备

系统才能成为完美的存在

所谓系统

比起具有完美的功能

更重要的是被人一直相信 它是完美的

西比拉正是因为有了人们对它的确信和放心

才可以至今依然给人们带来恩惠


藤间幸三郎 后来怎样了

官方声明是下落不明

这里我也不打算发表别的意见

总之重要的是

再也没有出现过由于他犯罪而产生的牺牲者 这个事实

他只是消失了

既没有暴露西比拉系统的盲点

也没有动摇西比拉的可信赖性

他单纯地消失了

你们处在系统的末端

并且人们只能通过末端来认识 理解系统

因此系统是否值得信赖

就是通过 观察末端如何严格履行职能 体现出适应性 来判断的

如果你们怀疑支配者的话

不久的将来 也许就会引发所有市民对于这个社会秩序的怀疑

明白了吗

我之前提交的报告 还有待完善

没关系 明天早上之前重新提交

当然 估计也得准备能够说服你的部下们的解释

请交给我吧

很好

宜野座君…

你果然是如我所料的人才

拘捕槙岛圣护

尽快将他隔离出这个社会

但是不要杀他

当场量刑 当场处刑是有了西比拉才有的制度

明白

抓住他 带到总局即可

之后就不用担心了

槙岛圣护不会再威胁到社会

就跟藤间幸三郎一样


为什么 她的色相不会变浑浊

她接受了什么样的压力护理

这些事你问我吗

你比我 和她走得更近吧

不知道啊

不过 有件事可以确定

大小姐她完全不害怕自己的犯罪系数

怎么说呢 那孩子

认可所有的事物

原谅 认同 并接受这世间

因此哪怕要铤而走险也不害怕

但也不是单纯的随波逐流

没有任何怀疑 相信着警察这个职业的意义与价值

你以前不是吗

我吗 嗯…是啊

别看我现在这样 以前我也是像她那样相信所谓的正义的

可是直到有一天 有人给了我一把会说话的枪

那以后就开始 听命于它朝人开枪

它向我发出“抓住他 杀了他”之类的命令

很火大啊

这种做法不是我心目中的警察的工作

越那么想 我的反社会人格数值就变得越浑浊

既然你已经那么怀疑了

为什么不辞掉警察

因为你那种违背本意的生存方式

我 还有母亲就要受到你的牵连吗

开什么玩笑

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脸面来哀叹

真是够了

虽然嘴上说着这不好那不好

到头来我如今还是一名警察

你否定了西比拉

西比拉也否定了你

然后诞生了新的秩序

这个国家重新站了起来

啊啊…结果或许还是我错了吧

从我认同了这个时代并死心开始

我的犯罪系数就变稳定了

嘛 虽然的确有些为时已晚了…

TV15

冷静不下来吗

是啊

还有点不安呢

想着前方等待我们的到底会是什么

这个城市将会怎样

我觉得你身上这些普通人的特征 非常好

我和你 都是非常普通 本质上也十分平凡的人类

我从不觉得自己是个贪得无厌的人

在这个世界 理所当然的事理所当然地发生

我只是很喜欢这样而已

普通且平凡的我们 在不普通的城市里进行犯罪

「不普通的城市」吗…

到底是什么呢…

这座城市 好像是我以前读过的小说的仿品

比如说…威廉·吉布森吗

应该是菲利普·K·迪克吧

并不是乔治·奥威尔描写的那种支配性社会

也没有吉布森描写得那么粗野

我没读过迪克的作品呢…

要读的话 从哪本开始好呢?

『机器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一部老电影的原著是吗

两者内容有很大不同

什么时候有空了 你可以比较看看

我会下载的

买纸质书吧 电子书读起来没味道

是这样吗

书并不是拿来只看文字的

也是用于调整自己感觉的工具

调整?

状态不佳时 会看不进去书的内容

这时 就应该思考是什么在妨碍你读书

当然 即使状态不佳 有的书也能流畅地阅读

思考一下为什么会这样

精神上的调律 就像调音那样吧

调整过程中重要的是

手指触摸着纸张的感觉

还有哗哗翻书之时 那种瞬间性刺激脑神经的东西

感觉有点失落啊…

一跟你交谈

就觉得自己至今为止的人生都很失败

你想多了

可能是吧

时间差不多了

要出发吗

虽然觉得无所谓

什么?

手腕高明的黑客还是个吉布森迷 也太能干了吧

TV17

什么啊?这是…

这就是西比拉系统的真相

西比拉系统也就是所谓的PDP模式

由大量的超级计算机进行并列分散处理

说真的 它和实际状态相差甚远

基础知识的活用和推理机能的实现

并不是由自古以来的演算高速化而成功做到的

而是因为将可行的系统并列处理

通过机械性的扩张

使其具有强大的计算机处理能力

将人体大脑的活动一体化

由此快速提高并扩展思考能力的系统

实际上早在50年前就运用到实际当中了

正是因为暗地里谨慎地运作着这个系统

我国才能成为当今地球上唯一一个实际意义上的法治国家

[用不着我亲手毁了它

只要把它公诸于世这个国家就完了]

目前系统的组成人员有247名

其中有大概200人轮流投入系统

这样才能实时监视 判定

这个国家所有人的反社会人格数值

到头来 用机械性的程序可以判定的

最多也只是根据色相诊断进行的压力检测

但如果要测出更为深刻的展现出人性本质的犯罪系数

则需要更高层次的思考能力和判断能力

而能实现到这一点的就是我们

真可笑

不依靠人类自我 而依靠机械来做到客观公平的社会统治

正因为你们是这么宣传的

所以民众才接受了西比拉系统…

而它的真面目却是人类大脑的集合体

所以这一切是根据你们的意思在运作着吧

不 我反而觉得这样很公平

我们审判并监管着大众

我们已是超越人类的存在

要成为西比拉系统组成人员的首要条件

便是拥有 不会被自古以来人类创造的规则所束缚的人格

并不会轻意地与他人产生情感共鸣 也不会被情感所困扰

可以从局外审视并裁定人类的行为

我们渴求具备这种才能的人

比如 像我和你

哦…

我也是一个不能根据反社会人格数值测出犯罪系数的人

拜它所赐 我以前时常感到孤独

像这样的 综合所有西比拉成员的意思也无法估量的人格

被称为“免罪体质”

是和一般市民有着天壤之别的具有全新思想和价值观的人

通过寻找这样的人才并让其加入

系统才能经常扩张其思维的幅度

并获得作为知能体的新可能性

原来如此…

你被公安抓住之后没有被处刑而消失了是…

是啊 因为我加入了西比拉系统

刚开始我也很犹豫

但是我很快便发现了其中的好处

和他人的大脑共享意识

扩大理解和判断能力之后的那种无所不能的感觉

我觉得自己简直是在神话中才有的预言者

无所不知

感觉自己支配着整个世界

个人的肉体所获得的快乐是有限的

但是知性所带来的快乐是无限的

圣护 这一点你应该能够理解吧

是啊…不难想象

你和我都被这个充满矛盾的世界所孤立和迫害

但是现在没有扼腕叹息的必要了

我们负有与生俱来的责任

我们应该为我们崇高的使命而感到骄傲

你将达到与你所相称的地位

也就是说…

要我也成为西比拉系统的一员…

你的智慧 以及深远的洞察力

是我们为了使西比拉系统进一步进化

所梦寐以求的东西

虽说强制性地使你成为系统一员也不是不能…

“基于自身意愿的行动才有价值”

这是你说过的话吧

我料想你会理解我的劝说并同意我的要求

成为机器的一个零件也挺没意思的啊

当然 这并不是要求破坏你作为个体的独立性

实际上我到现在依然保存着藤间幸三郎这个自我

你只要点头说句“Yes”就好了

在去往厚生省的途中 仅靠这里的设备

就可以完成外科处理

槙岛圣护的外界存在与其肉体一起消失

你会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世界支配者中的一员

就像巴尔尼巴比的医生一样

你说什么

斯威夫特的《格列佛游记》

第三卷

格列佛去了小岛勒皮他之后 来到的地方就是巴尔尼巴比

巴尔尼巴比的一个医生想出了一个融合两个对立政治家思想的办法

他做了个手术

把两人的大脑切成两半再拼接融合

他声称如果手术成功

达到平衡有度的思考就会成为可能

这对于自诩生来就是为了监督与支配世界的人来说

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方法

斯威夫特写道

圣护你真是个天才讽刺家啊

不是我 是斯威夫特


为什么

你的话应该可以理解的

这种无所不能的兴奋…还有统治世界的快感…

就像神一样吧

或许是会有那样的感觉吧

不过很不巧我对审判和裁决没有兴趣

因为处于那种立场的话就无法尽情享受比赛了

我啊 可是从心底里爱着人生这场游戏的呢

因此 无论走到哪步 我都想以参赛者的身份继续下去

住…住手…

就算得到了神的意识 死亡还是可怕的吗

TV19

狡啮他…

不是潜在犯

而是变成真正的杀人犯这种事

我绝不想看到

无论如何 不许独自背负一切哦

没关系

你担心的话 可以做一下色调判定

早上我自己检查时也吃了一惊

明明发生了这种事 却还是天蓝色

我到底是有多无情啊…

人心和反社会人格数值是两码事

那么 反社会人格数值到底算什么

人心…

又是什么


昨晚没睡吗

下一步槙岛将会做出什么事

对他的行动预测不太顺利啊…

你是说 那个男人还会犯事儿吗

五天后 首都圈的安保网络将完全恢复

这是从刑事科的分析官那里得到的情报

对槙岛来说

这将成为他燃放烟花的最后期限吧

咖啡泡好了

现磨出来的可是很浓的哦

谢谢

你带来的资料我大致过了一遍

原来如此 难怪你们会陷入苦战

您对他的印象如何

如果说在西比拉系统的运行下 仍有政治犯存在的话

应该就是指的那个人吧

恐怖主义者 无政府主义煽动者

对民众兴味索然 甘愿杀身成仁的革命家

总之都不是什么好的

我问你 无政府主义的定义是什么

否定统治与权力

不过 也并非混乱与无序之意

没错

否定非人类的统治系统

进而构建更加人性化的系统

虽然槙岛近似无政府主义者

但像他那样对破坏的狂热喜爱

已经远远偏离本来的语义了

非人类的统治系统…

就是指西比拉吧

借用马克斯·韦伯的话来讲

所谓理想的官僚 即是「无愤怒无偏袒 更无憎恶无激情」

「亦无喜爱无狂热 一心一意遵从义务之人」

在此意义之上 西比拉系统或许已接近理想的官僚式行政制度

不过…

前提则是现公开的西比拉的运作方式完全属实

槙岛在电话中对我说 「我知道西比拉系统的真面目了」

还说 「它没有你不惜生命也要保护的价值」…

再次引用一下马克斯·韦伯的理论吧

官僚式行政制度利用知识统治民众

即专业知识与实务知识

并将其严加保密 以提升优越性

槙岛就是想剥下这层优越性的外衣

他进行得很顺利

之前的暴动 将这个社会逼到了一条相当危险的临界线

于是 厚生省向槙岛提出了某种方案

然而 被他拒绝了

真想在有录像或录音的条件下

跟这个叫槙岛的人谈一谈啊

算是研究的一环吗

也谈不上研究啊

纯粹是为了协助调查哦

如果槙岛在场

你觉得他会以怎样的方式参与我们的谈话呢

那家伙啊…

他会在你谈起马克斯·韦伯的下一秒

就引用福柯或是杰里米·边沁的言论来回敬你吧

「与其说是系统 不如称之为巨型监狱吧」

「圆形监狱…」

「瞭望监视设施最为恶劣的发展形态」

「用最少的人手 控制最多的囚犯」

或许还会引用『格列佛游记』的相关内容

那个男人有着饱含讽刺且歪曲的幽默感

原来如此

以此来讽刺过度发展的科学与政治…

他就是这种男人

我问一个比较深入的问题

你觉得自己与槙岛相像吗

有些方面我可以理解

我对他的过去一无所知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他的人生中有一个重大的转折点

就是他察觉出自己拥有特殊体质的那一瞬间

拥有可以自如掌握反社会人格数值的体质

或许有些人会将此视为一种「特权」吧

但槙岛并非如此

他所感受到的

恐怕是排斥感

在这个社会上 西比拉系统看不到自己 这在某种意义上

等同于未被划入人类范畴…

就像个不被伙伴接受的孩子

原来如此

或许这种心情就是槙岛的出发点呢

话虽如此 一切都只是推测罢了

只有问他本人才能知道真相

而你不打算问他吧

是的

TV20

这些便是西比拉系统

即我们本体的真相

滕就是…在这里死的吗

是你们杀了他吗

我们将縢秀星一生能对社会做出的贡献

与泄露西比拉系统机密的危险性进行比较探讨后

判定后者更为重要

开什么玩笑

你们以为 什么才重要

明明连制裁槙岛圣护都做不到 毫无用处

的确如此

出现西比拉系统无法解析其反社会人格数值的免罪体质者

在概率上是不可避免的

无论构建出如何周密如何坚固的系统

一定会出现一些漏网之鱼

真好意思说自己是完美的系统啊

竟然由这种东西在决定着人的生死…

仅靠改良系统并使其复杂化

永远都无法做到完美

那么就只有略过机能

通过运用方法来化解矛盾

允许出现无法管理的异类

并谋求与之共存的手段

系统便可获得实际的完美

什么意思

将系统的运作

委任于那些偏离它的人既可

这就是最为合理的结论

我们曾拥有各自独立的人格与肉体时

都是偏离西比拉系统管理的免罪体质者

其中有很多行为远比槙岛圣护残忍的个体

那么 所谓的西比拉就是…

集合了恶人的大脑而形成的怪物

在掌控着这个世界吗

首先 通过排除善与恶这种相对价值观

确立绝对的系统

我们需要的是完美无误的系统

至于由谁来 如何运作 这并不是问题

别说胡话了

只要是真正完全体的系统

就不必顾及运作者的意志

我们西比拉的意志本身即是系统

是超越伦理的普遍价值标准

别开玩笑了

你以为你是谁啊

的确 这里的所有个体都曾有多种人格问题

但是 通过统合全员精神并加以协调

我们得到了普遍价值标准

不如说 成为构成因子的个体指向性越是偏离常规 越是奇特

越能为我们的认知带来新的构思与价值观

使思考朝着更为灵活 多角度的方向发展

就这一点来讲

槙岛圣护的特异性便是极其珍贵的案例

我们期待他成为出色且得力的构成体

实现所有矛盾与不公都得以消除的合理性社会

这才是全人类理性追求的终极幸福

成为完美无缺的系统之后

西比拉便成了体现这个理想的存在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现在 你从生理上讨厌我们

并且情感上憎恶我们

即便如此 你也无法否定西比拉系统存在的有价值性与必要性

如果没有西比拉 现有的社会秩序便无法成立这一事实

首先你知道 这是大前提

比起正当性 更加重视必要性 对于你的这种价值标准

我们持高度评价

你们明明为了保守秘密就把滕杀了…

常守朱具有与西比拉系统共通的目的意识

因此我们判定 你泄露我们的秘密

将系统置于危险之中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少看不起人了

就凭你们…

就凭你们…

再次确认一下吧

常守朱…你期望没有西比拉系统的世界吗

没错 你想点头 却又犹豫不决

你心中所描绘的理想 并非清晰 坚定到

足以否定现有的社会秩序

你将现在社会的和平 与市民的幸福 和秩序带来的安定

视为最重要的东西

所以 对于已成为基石的西比拉系统

无论你如何憎恶 否定 都无法拒绝

别自以为是了

通过音相检测 解析你的心理活动

我们就能全面且明确地掌握你的想法

别再虚张声势 我们推心置腹地谈一下吧

这次会面的目的 就是与你建立协作关系

协作

眼下 刑事一科陷入危机状态

由于狡啮慎也的失控与宜野座伸元的消耗

团队已经开始呈现出功能不全的预兆

只要新的领导者一直无法掌握主导权

对槙岛圣护的追捕就不会有任何结果

宜野座警官…消耗

常守朱

你也受制于无意义的内心纠葛

无法发挥出应有的潜力

对情况的理解不足

使你的判断力迟钝

对此 我们采取特别措施

向你明示西比拉系统的真相

因为我们判定 告知真相对于你来说

是施予动力的最佳方法

常守朱…

你也否定 狡啮慎也对槙岛圣护的私自制裁

在极力避开由情感论产生的无益牺牲这一点

我们的价值观是共通的

我只是觉得 槙岛的罪行应该得到正确的制裁

你们也一样 如果有犯罪前科

就应做出相应补偿

我们对社会的贡献

作为对过往事迹的补偿 已经足够甚至超出了

真会说啊


你可以选择任何工作

也做到了选择自己的人生

而且还因此烦恼

真厉害 就像西比拉出现前的爷爷奶奶们一样

嗯 很厉害呢

无论谁都是摸索着选择了自己的人生

理所当然是那样的世界居然存在过

现在则是西比拉系统读取人的才能

甚至还告诉了你最幸福的生存方法

真正的人生

出生到这个世界的意义

还会有人因为这种事情而烦恼的

想都没想过

是啊 真是既沉重又痛苦的烦恼啊

但是 如今想来

能够烦恼这些事情

其实本身就是件很幸福的事不是吗

在我看来 人只有按照自己的意志行动的时候

才有价值

因此 向各种人追问他们不为人知的意志

观察他们的行动

是啊 你的心情

现在我或许能够理解一点了

说到底 是以什么定义犯罪

你手中握着的那把枪

掌握支配者的西比拉系统所决定的吗

不对吧 那本身便是错误之源

分析音相扫描 读取生物力场

剖析阐明人内心的状态

科学的智慧终于达到了揭露灵魂秘密的地步

这个社会发生了巨变

但是 这个判定里并没有介入人的意志

你们到底是

以什么为基准区分善恶的呢

我认为最重要的一定

不是孰善孰恶的结论本身

而是自己去背负 去烦恼 去接纳

我想看到人类的灵魂之光

想去确认那才是真正尊贵的东西

但是那些不去叩问自己意志

只是一味遵照西比拉的神谕而活着的人们

到底有无价值可言

怎么可能没有

难道由你来决定价值么

去判定别人的家人 朋友

还有那些你所不知道的幸福吗

既有趣又轻松

没有任何痛苦的事

全部放手交给他人

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想都不去想

呐 小朱

即使这样 你还认为我是幸福的吗

你幸福过啊

追求幸福这件事 随时都能做

只要活着

谁都可以

TV21

你终于舍弃掉虚伪的正义

拾起了真正的杀意吗

你果然是我期待中的人

是吗

但我对你不抱任何期待

都追到这来了 就别说那么扫兴的话啊

别得意了

你不是什么特别的人

你只是被世人无视掉的垃圾

你憎恨自己被孤立

被排斥在人群之外吧

你就是忍受不了这种孤独

和被同伴孤立而哭鼻子的小鬼没什么两样

这话有意思

你说孤独?

这只限于我吗?

在这个社会有不孤独的人吗

通过与他人形成的羁绊 来构建自我立足之地的时代

早就已经结束了

在这个人人都被系统监视

都按照系统的规范来生活的世界

不需要人与人之间的关心

每个人都只是活在自己的孤独牢房里

被驯化成了习惯于自我安宁的动物

TV22

你也是如此吧 狡啮慎也

没人认同你的正义

没人理解你的愤怒

所以你抛弃了信赖和友情

甚至不惜舍弃自己唯一的栖身之所

一路追到这里

这样的你还要嘲笑我的孤独吗

但是…我反倒要称赞你

称赞不畏孤独的人

称赞以孤独为武器的你


你无论如何 都坚持不杀槙岛的理由是…

那是违法的

我不能对犯罪行为坐视不管

对这种无法制裁坏人

又保护不了民众的法律

为什么一定要坚持保护它

不是法律保护民众

而是民众守护法律

古往今来 那些憎恨罪恶

不断寻求人间正道的人们的心意…

日积月累便成了法律

它不是条文 也不是系统

而是每个人都深藏心中的

那个脆弱却又无可取代的心意

比起愤怒与憎恨之力

这份心意是极易破碎的

过去的人们为了创造更好的世界而努力

因此 为了不让他们的祈愿化为泡影…

必须努力守护到最后

不能放弃

如果将来有一天

人们都能这么想的话…

那时 西比拉系统就会消失吧

也不会再有潜在犯或执行官了

但是…

够了

对我们的侮辱…

也该适可而止了吧


每个人都是孤独的

每个人都是空虚的

再也不需要他人了

无论多棒的才能

都可以找到备用

无论多亲近的关系 都可以随意取代

这样的世界

我已经厌倦了

可到底是为什么呢

被你之外的人杀死的情景…

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

呐 你怎么样

狡啮

今后 你还会找到我的替身吗


关于生擒槙岛圣护

结果万分遗憾

就是说我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吗

关于常守朱的能力评定

不得不进行下调修正

但是 你的存在价值

并不会因此而变成负数

相反 在西比拉系统的运作中

你仍是拥有突出价值的个体

什么意思

你那健康且坚韧的反社会人格数值

清晰的头脑与判断力 作为新时代市民的指向标

称得上是完美的理想型

加之 你对西比拉系统

始终抱有完全相反的感性厌恶与理性评价

这种内心冲突今后也会持续

如果能成功对你实施怀柔手段

我们便可在进一步统治社会这方面

获得珍贵的样本数据

你们有什么企图

目前 鉴于舆论形势

西比拉系统的本体

还完全处于隐匿状态

现在 作为短期战略的隐蔽工作尚且容易

而从长远来看

这绝非理想方针

总有一天 我们将以真实姿态示众

我们要创造一个环境 让全体市民在认识 并了解西比拉真相的基础之上

能够享受我们的统治

此课题的达成

将给未来的人类社会

带来稳如磐石的安定与繁荣

我们将持续观察 分析你的动向

在构建能够收揽未来市民 令其顺服的方法中

可以作为宝贵的线索

你们以为会那么顺利吗

只要不出现有可能泄漏机密的迹象

我们保证你的生命安全与行动自由

期待你的积极配合

按照正常人自我保护的欲望来说

你应该别无选择

是啊

我可不想白白送死

而且 当今社会离开西比拉便无法正常运作 这也是事实

你基于守法精神的判断值得我们信赖

什么是极度藐视

本应崇尚的神圣法律 你们知道吗

那就是…

捏造并滥用毫无恪守价值的法律

别小看人类

我们任何时候都在

追求更加美好的社会

迟早会有人来切断这个房间的电源

我们一定会探索出新的道路给你们看

西比拉系统

你们没有未来

常守朱

反抗吧

苦恼吧

这些都是我们进化的食粮

来源

诸神字幕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